Liszt_16_1835  

 

李斯特人生中第一次戀愛,發生在17 歲之時,卻以失敗告終。他的對象是他鋼琴課的學生--卡洛琳•德•聖-柯黎克(Caroline de Saint-Cricq),她是法王查理十世(Charles X)的商貿大臣皮埃爾•德•聖-柯黎克(Pierre de Saint-Cricq)伯爵的愛女。卡洛琳和李斯特同齡,兩人一見鍾情且相互愛慕,但這段姻緣卻不為伯爵所接受,就在他們沉浸在幸福的憧憬之中時,伯爵粗暴又俐落地橫生阻斷了他們的交往。

 

年輕的李斯特為此一蹶不振,受到可說幾乎是毀滅性的打擊。這位已然赫赫有名的音樂天才,原本從不認為自己有何不及他人之處,卻直到此刻,他才突然發現,自己不過是個中下階層出身的藝人而已。那道無形的階級鴻溝,無情地將他關在幸福的大門之外。

 

在劇烈的痛苦之中,李斯特決定獻身於宗教。即使母親堅決反對這個決定,因為她瞭解李斯特自由自在的性格,並不適合成為神職人員。但是失意的李斯特卻顯得相當堅決,放棄了鋼琴,鎮日埋首研讀《聖經》,狂熱的在教堂裡祈禱。李斯特在音樂圈銷聲匿跡,使得一些不知所以然的人竟然以為他發生意外或者突然去世了,報紙甚至一本正經地發了訃聞。最後,李斯特的幾個好朋友看不下去了,他們拖他去聽音樂會,又帶他去巴黎著名的藝術沙龍聽名人講演,這些方法逐漸奏效,經過好一段時間,才將李斯特內心深處的鬱悶苦痛慢慢化解。

 

 

Liszt_39   

 1830年巴黎再度爆發革命之後,在群情激昂,人心思變的氣氛裡,李斯特遇到三位對他的音樂人生有極大影響力的人,分別是帕格尼尼、白遼士和蕭邦。帕格尼尼(Niccolò Paganini)在巴黎的演出,帶給李斯特一個很大的啟示,他奇特的小提琴技藝蠱惑了年輕的李斯特,讓李斯特盡全力要將帕格尼尼在小提琴上的狂想完全發揮在鋼琴演奏上。李斯特訂下自己努力的兩大目標--高超的演奏技巧,以及傾倒全場觀眾的本領。為了達到目的,李斯特將彈奏的技巧發展到前人難以企及的最高難度,他那些超高技巧演奏的《匈牙利狂想曲》就是這時孕育出來的。李斯特所建立的炫技風格與華麗燦爛無比的演奏典範,讓鋼琴演奏耳目一新。如同孟德爾頌所讚嘆的:「他(李斯特)的演奏確實無與倫比,我從未見過能夠在瞬間就將音樂的感受傳達到指尖的演奏家,其音感之敏銳,世上難有足以匹敵者。」

 

白遼士(其生平參見本部落格201112月音月星)的浪漫主義風味,讓李斯特瞭解音樂色彩的美學意義。白遼士的作曲方式極為合乎李斯特的口味,除了李斯特在作曲上曾仿效白遼士的特色外,白遼士擴展了管弦樂團的規模,也啟發了李斯特擴大鋼琴演出架構與編制,希望在鋼琴創作上,也能營造出白遼士管弦樂曲的整體感和磅礡氣勢。

 

李斯特則從蕭邦(其生平參見本部落格20102月音月星)學得了鋼琴演奏的另一番意義,畢竟鋼琴除了可以賣弄高超技巧之外,更可以傳遞詩情,表達出更深遂的音樂意境。其實李斯特對蕭邦還有知遇之恩。本部落格2008年的文章《師奶殺手李斯特》裡就曾說過,在面對年輕音樂家時,李斯特慷慨大方,經常主動付出時間和精力,提攜他們出人頭地,因此他才獲得「音樂界青年才俊的伯樂」的美稱。

 Liszt_14_1839  

 

 

蕭邦在1831年從波蘭流亡到巴黎。那時李斯特已是聲名鼎沸的音樂家,蕭邦還只是個窮苦寥落、默默無聞的小人物。然而李斯特卻對蕭邦的才華深為讚賞。怎樣才能使蕭邦在觀眾面前贏得聲譽呢?李斯特想出了一個好點子。當時的鋼琴演奏會,往往會將劇場的燈熄滅,在昏暗中讓觀眾能聚精會神地聆賞演奏。在李斯特的演奏會上,當燈一熄滅他就靜悄悄地離開座椅,讓蕭邦過來代替自己演奏。觀眾果然徹底被琴聲征服了。當演奏完畢,燈亮了,觀眾看到舞臺上坐著的竟然是蕭邦,驚愕之餘又大為讚嘆。人們無不為出現一個燦爛的鋼琴演奏新秀而高興,更對李斯特不吝於推薦優秀藝術家的舉止深為欽佩。

 

不過李斯特個性不定,有時宅心仁厚,但是瞬間又會變得十分傲慢。他愛慕虛榮,喜歡別人在耳邊阿腴奉承。他本身也是個勢利眼,但只要人們對他表示屈服,他的態度就會轉為慷慨大方。而凡是被他識出才華出眾的後進,他必定大力褒賞盡全力提拔。關於這類鼓勵年輕音樂家上進的故事,可說不勝枚舉,堪稱是李斯特傳奇的一個主要章節。

Liszt_13_1832   

 

 

有次在柏林,一位年輕的姑娘在自己的音樂會的宣傳廣告上,號稱自己是「李斯特的高徒」,以此來吸引更多的觀眾進常。但實際上,她這輩子根本連李斯特的面都沒見過一次。在音樂會即將舉行的當天早晨,姑娘在報上看到李斯特正好在那天抵達柏林的消息,嚇得渾身顫抖,花容失色。唯一的解決方法就是誠實坦白。這位姑娘只好忐忑不安的來到李斯特下榻的旅館請求見面,走進房間後,痛哭流涕的她對李斯特坦承自己的錯誤,並央求李斯特原諒。李斯特並沒有生氣,反而和藹地對她說:「讓我們來看看有沒有可以補救的辦法。」在問清楚姑娘當天準備的演出曲目後,選了其中一首讓她彈一遍,之後給了她一些演奏上的提示,然後拍拍她的臉頰請她回家,李斯特說:「現在,親愛的,你可以稱自己為李斯特的學生了。」

 

然而在面對王宮貴族的時候,出身普通家庭的他卻豪無畏懼,因為他痛恨貴族勢力,堅持與貴族平起平坐,一旦遭受無禮待遇,不論對象和場合,一概罷手不彈鋼琴。每當他彈奏時,若有人對他態度無禮,他必還以顏色,因此得罪過不少皇宮貴族。有次他應邀在聖彼得堡的貴族社交場合演出助興,沙皇尼古拉一世(Nicholas I)也是座上客。他不太關心音樂演出,在李斯特演奏時開始和身旁的女士聊天,越說越大聲。突然之間,李斯特的演奏嘎然停止,並且離開了鋼琴。所有的人都嚇一跳,沙皇也覺得莫名其妙,便問道:「你怎麼不彈了?」李斯特狡猾地回答:「當皇帝說話的時候,其他人都應當保持沈默。」

Liszt_48_1838   

 

 

★☆★☆★☆

李斯特《第一號鋼琴協奏曲
Liszt :
Piano Concerto No. 1 in E flat major

 

創作者介紹

築樂集室內樂團

ourstring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