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lemann_09  

 

1707年,泰雷曼造訪了巴黎,隨後就在當年應薩克斯-埃森納赫的約翰‧威廉公爵(Duke Johann Wilhelm of Saxe-Eisenach)之聘,前去為其服務。泰雷曼在次年的耶誕節前夕被升任為宮廷合唱團指揮,17098月間又受命擔任樂長兼指揮。待遇優渥,生活不虞匱乏,也開啟了他樂曲創作力最高的年代。

據統計,泰雷曼於埃森納赫工作期間,創作的作品極為多產也多樣化,包括相當多首奏鳴曲與協奏曲,也含括難以盡數的聖樂作品,以及為教堂年度演出盛會所作的宗教清唱劇,還有50部左右的德式與義式清唱劇。

泰雷曼於1709年短暫告假回到索勞,為的是迎娶雅蔓妮‧愛柏林(Amalie Louise Juliane Eberlin)為妻,她是普羅妮茲侯爵夫人(Countess of Promnitz)的女臣,也是知名音樂家丹尼爾‧愛柏林(Daniel Eberlin)的女兒。兩人結婚後返回埃森納赫,時隔一年多,雅蔓妮就在1711年元月生了一個嬌滴滴的女娃兒,不幸的是雅蔓妮隨即因難產而亡故,泰雷曼美妙的婚姻生活僅維持了短短15個月。傷痛欲絕的他在身心受重創之後,對於宗敬的虔信也更深幾分,而且在哀傷中創作出許多神聖的作品,並在這一年出版了《如詩般的思考》(Poetic Thoughts)來追悼愛妻。

失去妻子後,泰雷曼頓失生活重心,對於宮廷千篇一律、行禮如儀的生活方式更感厭倦,於是他開始尋找下一個工作機會。他先是婉拒了德勒斯登宮廷的聘約,因為他期待能在工作中有更多的藝術自由,在他心目中的理想工作環境,最好是像他在萊比錫時期一樣具有自主空間。泰雷曼終於在1711年底到1712年初,向法蘭克福新近出缺的職務--市政當局的音樂總監與巴芙瑟教堂的指揮遞出申請函,結果獲得肯定回復與歡迎,於是他便在1712318前往履新。

Telemann_08  

新工作的職責與泰雷曼於萊比錫時期很接近,他必須為城市裡的兩座大教堂--包夫索教堂與凱瑟琳教堂譜寫新作品,服務的對象還包括市民的婚喪喜慶典禮音樂。在他努力下,他振興了當地的校園音樂風氣。而值得一提的是,泰雷曼在法蘭克福結識了巴哈,並成為好友。

由於泰雷曼具有法律背景與濃厚的法學素養,加上他擁有其他藝術家所缺乏的生意頭腦,讓他在生涯發展上更多元化。17215月以後,泰雷曼的優異表現使他更受市政當局重用,工作越來越忙,同時兼任了布瑙費爾斯宅邸(Haus Braunfels)的管理官與司庫,慈善基金會的管理人,乃至菸草學校的發起人等各類職務。

泰雷曼於1714828娶了第二任妻子瑪麗亞‧凱薩琳娜‧泰絲陶(Maria Catharina Textor),她的父親是市議會的職員,泰雷曼與她一起生了9個孩子,但這場婚姻日後卻變了調,形成泰雷曼人生中的大災難。

次年起,泰雷曼開始有系統地將他的作品印刷出版,於接下來的三年裡共密集印行了四本樂曲選輯。泰雷曼當時所處的德國,出版業仍處於萌芽階段,他運用自己的法律專業,主導當時音樂版權法令規章的制訂。同時他也為過去音樂必然為宗教服務的傳統不以為然,雖說其工作絕大部分來自宮廷與教堂的授權,但泰雷曼仍然為民間音樂找到新的出路,勇敢地去除了宗教音樂和世俗音樂之間的藩籬,將服務對象擴及城市裡的中產階級,為廣大的民眾定期舉行公開音樂會,把過去只有少數王公貴族才能欣賞的音樂,推廣及於所有的音樂愛好者。而為了讓音樂文化更普及化,他利用剛興起的印刷術以量制價,大量印製樂譜並降低售價,讓更多有志於音樂學習的人都可以買得起。更重要的是,仰仗他高高在上的威望與積極的活動能力,泰雷曼伸展了作曲家自由創作的權利,音樂活動形式也更為多采多姿,帶來更多歡樂氣息。

1717 3 11 日,埃森納赫再度任命泰雷曼為宮廷樂團的指揮,不過他無須離開法蘭克福,只需要定期為埃森納赫提供新的演奏樂曲讓當地演出即可。

Telemann_CD_5  

Telemann_CD_8  


☆★☆★☆★

泰雷曼A調雙簧管奏鳴曲》
Telemann - Oboe Sonata
in A Minor



泰雷曼《雙簧管協奏曲》
Telemann - Oboe Concerto

創作者介紹

築樂集室內樂團

ourstring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