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auss_I_01S  

 

雖然家庭糾紛始終困擾著老史特勞斯,他還是頻繁地在英倫三島以及其他地方進行演出。同時他還熱心於為許多慈善機構譜寫新作品。在他以及其他作曲家的努力下,圓舞曲(華爾茲)從一種四三拍子的鄉間舞曲,發展成了一種由五個相互承接的小圓舞曲、一個短小的完結篇和一個激動人心的結尾構成的,具有巨大影響的全新音樂形式。

 

不過老約翰史特勞斯驚人的頻繁演出,導致一身疲累病痛,卻也讓他身身體會到,作為一個音樂家以音樂為生多麼的不容易,所以他不希望自己孩子也成為音樂家而奔波一生。出於愛子之心,他一直不准孩子們學習音樂,也嚴禁他們從事任何與音樂有關的職業。。但是在1844年老史特勞斯公開聲明與埃米麗所生的女兒為自己子女之後,瑪麗亞安娜決定與他離婚,並鼓勵小約翰繼續從事音樂事業。在史特勞斯家族中,老史特勞斯一直以一個嚴厲的父親形象出現。在維也納,史特勞斯家是有名的「Hirschenhaus」(意為「只有男人的房子」)。他總是把他的願望強加於他的孩子們,但與瑪麗亞安娜結束夫妻名分後,他對孩子們的發言權頓時遽減。

 

小約翰‧史特勞斯

Strauss_II  

 

早在6歲的時候,小約翰史特勞斯就在家裡的鋼琴上彈奏出他自己構思的圓舞曲。兒子的音樂才能使得施特勞斯感到大為不安,他禁絕了孩子一切的音樂活動。可是安娜卻為孩子在音樂上的早熟而感到驕傲,她悄悄地記下了孩子的處女作。也許從那一天起,她就開始在設想一個向她丈夫報復的計畫了。她從菲薄的家庭生活費中省出錢來請教師,為兒子上音樂課,指望小約翰有朝一日能向他父親挑戰。

 

小史特勞斯進入音樂界一事,他父親並非感到完全出乎意料之外。好多年前,老史特勞斯偶爾回家,看到兒子正在練習小提琴,竟蠻橫地用鞭子狠狠地打了他一頓。從那以後,老施特勞斯就一直對兒子忌疑重重,備覺煩惱。

 

才情洋溢的小約翰史特勞斯逐漸闖出名堂,他也毫不忌諱地經常演奏他父親的作品,而且他毫不隱瞞對這些作品的無比欽佩之情,即使在維也納父子倆的緊張關係早就不是什麼秘密了,但當時的輿論與媒體,還像看熱鬧似的,對此不時火上澆油。舉例來說,老史特勞斯終生拒絕在多邁耶賭場(Dommayer's Casino)進行演出,因為小約翰史特勞斯的首場指揮演出正是在此舉行的。雖然在老史特勞斯有生之年,他憑藉著早年的成就始終名氣壓過他的兒子,但是後來兩人的成就對比讓人不難發現,小約翰史特勞斯在音樂上已經大大超越了他的父親。

 

維也納的圓舞曲舞廳

Atlanta Waltz Society  

 

在越來越緊繃的情緒下,老史特勞斯痛下殺手,讓他的經紀人赫希傳話給警告維也納城裡的各大舞廳,倘若有誰膽敢接受小史特勞斯的演出的話,那麼圓舞曲之王本人就將將那家舞廳列入拒絕往來戶。可憐的小史特勞斯被各大舞廳拒於門外,最後只好尋到城郊的一家咖啡館的花園裡,去舉行露天音樂會。

 

但是好事者又將小史特勞斯樂團排練的消息傳給了他的父親。惱羞成怒的老史特勞斯乾脆宣佈,將在同一天晚上也將舉行一場音樂會,父子公然打對台。沒想到,這是一著得不償失的計畫,在得知自己的音樂會票券竟然售票數量不及兒子,並且黑市價格更是遠遠不如之際,不得不緊急取消舉行音樂會。為此,老史特勞斯狂怒不已,這次打擊加上勞累,他又病倒了。病床上的他沮喪地吼道:「不孝之子簡直氣死我也,我但求速死!

 

 Strauss_I_14_1829  

 

有種說法認為,作為父親,老約翰史特勞斯之所以再三出現這類不可思議的行止,不僅僅是出於對前妻教子有成的故意壓制,更深層的原因是來自他心理上的不平衡。這十幾年來,他眼看兒子展現出越來越不平凡的音樂才能,不僅6歲就寫成了頗有水準的圓舞曲,此後還接連不斷地創作了大量風格新穎的曲譜,而且小提琴的演奏水準也卓爾不群。更讓他嫉妒的是,僅僅19歲的兒子居然也成立了自己的樂團,影響力越來越大,與老子分庭抗禮,甚至即將後來居上。日益膨脹的嫉妒心使老約翰史特勞斯頭腦發昏,心理扭曲,他一點也不為兒子卓越的表現而高興,相反地,每在關鍵時刻,他總是毫不留情使出殺手鐧,禁絕兒子在城內劇院、舞廳演出的機會,還想以御駕親征與兒子唱對臺戲,一心一意要將兒子日漸高漲的聲望壓下去。

 

經紀人赫希深為老約翰史特勞斯的健康擔心,更為將來難以估計的收益損失而憂心。為了減輕老史的心理壓力,也希望他能儘快恢復健康,他昧著良心,籌畫一場騷動,糾集一夥人到小史特勞斯的音樂會上搗亂,企圖攪散這個年輕人的音樂會。

 

Strauss_I_08  

 

★☆★☆★☆

老約翰‧史特勞斯《麻雀加洛普》
Strauss I :
Sperl-Galopp

創作者介紹

築樂集室內樂團

ourstring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