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hin_09.jpg  

 

耶胡迪•曼紐因(Yehudi Menuhin1916422日出生於紐約。Yehudi在希伯來語裡就是「猶太人」的意思,這正是因為他就出生在一個道道地地的猶太家庭,雙親都是來自俄國的猶太人,且他們都以猶太血統自豪。在作家父親的薰陶下,全家充滿藝術氣氛,曼紐因的兩位妹妹,賀芙姿柏(Hephzibah Menuhin)後來成為鋼琴家與人權關懷者,雅爾塔(Yaltah Menuhin)亦是鋼琴家、畫家和詩人,至於曼紐因從小也對音樂擁有難以抑制的興趣,他曾在回憶錄中寫道:「那時,音樂是我的一切,我經常會為了每個心中流過的旋律而夜夜傷心流淚,甚至含淚而入睡。」 

在曼紐因出生後不久,舉家遷居到西岸的舊金山。從4歲開始,他就跟隨西格蒙德•安克爾(Sigmund Anker)學小提琴。雙親原本希望他能得到時任舊金山交響樂團首席小提琴家路易士‧珀辛格(Louis Persinger)親自教導,但因為年齡過小而被拒於門外。但珀辛格顯然錯看了這位天才兒童,因為不久之後,曼紐因的音樂才華就開始展露炫眼的光芒。

 幼年曼紐因全家福
Menuhin family in 1923_s.jpg   

19211026日,才剛學習6個月小提琴的曼紐因首度在費爾基特大酒店舉辦的學生演奏會上登台演奏。這次演出讓在場的珀辛格大為嘆服,立即改變主意收曼紐因為徒。在名師調教下,曼紐因進步更為神速。1923年,年方7歲之時,曼紐因即與舊金山交響樂團一起在九千位聽眾面前演奏了孟德爾頌的E小調小提琴協奏曲,其穩健的台風與美妙的琴音令聽眾為之傾倒,舊金山《觀察家報》音樂評論直接稱曼紐因「不是一般的天才,而是特殊的天才」。梅紐因此博得「神童」美名,從此開展了音樂奇才的生涯。 

1926年秋,曼紐因首途前往巴黎深造。在恩師珀辛格建議下,他原本應該拜入比利時演奏家和教育家,也是珀辛格老師的歐仁•伊薩依(Eugène Ysaÿe)門下,但曼紐因並不喜歡伊薩依太大的年紀與陳舊的教學方法,所以只上過一次課,然後轉而成為羅馬尼亞作曲家和小提琴家安奈斯可(George Enescu, 其生平請參見本部落格20128月音月星)的學生,另外亦同時受教於阿道夫•布希(Adolf Busch)。安奈斯可早在三年前就在舊金山聽過小神童曼紐因的演奏,印象深刻,因此對跨海而來的他懷抱著興奮和喜愛的心情,願意免費為他上課,兩人亦師亦友,從此成為忘年之交。

 曼紐因與幽默大師卓別林
Menuhin with Charlie Chaplin_02.jpg   

曼紐因日後每談及這段在巴黎學琴的時間,總是以激動及感恩的心情回顧安奈斯可對他深刻的影響。這並非空話,因為在曼紐因家裡的壁爐上,一直放著安奈斯可親自題寫著「送給我年輕的老朋友」的合照,兩人的師徒之情在音樂界傳為佳話。曼紐因也說過:「如果是布希教會了我嚴謹、精確和權威,安奈斯可則點燃了我的想像力。」 

一年之後,曼紐因回到紐約,年僅11歲的小小提琴家立即應邀與紐約愛樂管弦樂團合作,一起在卡內基音樂廳成功演出貝多芬的小提琴協奏曲,演奏甫畢,樂團隊員為小曼紐因的表現興奮得流下了眼淚,就連平素刻薄的紐約樂評家們也驚訝得呆若木雞,一句批評的話都說不出口。同一年,曼紐因又前往巴黎演奏了巴哈、貝多芬和布拉姆斯的協奏曲,在歐陸初次登台獻藝的表現,馬上像出現一顆超新星般劃破夜空,名揚天下。 

曼紐因與指揮大師華爾特
Menuhin with Bruno Walter_1931_s.jpg   

1929年,曼紐因繼續巡演至德國。412日晚間在柏林音樂廳,在布魯諾‧瓦爾特(Bruno Walter)的指揮下由柏林交響樂團伴奏,一口氣演奏了巴哈E大調小提琴協奏曲、布拉姆斯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和貝多芬小提琴協奏曲,技驚全場。當晚愛因斯坦也在座聆賞,在音樂會結束後走到後台,激動地擁抱著小曼紐因,說了一句至今令人回味的感歎:「現在我知道天堂裡有上帝了。」 

這次演出也惹發嚴重的騷動,聽眾向他熱烈歡呼長達45分鐘之久,員警也幾乎制止不了音樂會後在街頭狂歡的人群。隨後在奧古斯特大廳演出時,由於擠滿街道的聽眾仍不顧一切擠進大廳,結果砸碎了20多扇窗子。而到達維也納演出時,音樂之都的評論家對他的演出驚訝不已,後來勉強出現4個字「異常驚人」。 

Menuhin_05.jpg   

★☆★☆★☆

曼紐因演出巴哈《d小調夏康舞曲》
Menuhin Played Bach's
Chaconne (1972)

曼紐因演出巴哈《雙小提琴協奏曲》
Menuhin Played Bach's
Concerto for 2 Violins (BWV 1043)
 

創作者介紹

築樂集室內樂團

ourstring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