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tok_01.jpg.jpeg  

 

音樂教學原非巴爾托克願意投注心力的工作,雖然他在很年輕時就已在教琴。據他的朋友牟納爾(Antal Molnár)形容:「當巴爾托克作曲累了,就彈鋼琴;當他彈累之後,就轉向研究民間音樂的工作;當手指因為不停地謄寫而酸痛時,便去教學。」然而巴爾托克於1907年有幸接替恩師托曼在匈牙利音樂院的教職,這項工作持續到1934年,轉任科學院民間音樂部門的主管為止,當中僅有1919年至1920年曾經短暫調職至博物館的人種學部門工作。

 

在音樂學院教學的1907年至1926年間,巴爾托克曾編輯大量的鋼琴作品,包括巴赫《平均律》,貝多芬、莫札特、海頓、史卡拉第等人的奏鳴曲,還有蕭邦圓舞曲、舒伯特及舒曼等人的作品。由於這些版本都是屬於上課用的教材,巴爾托克在裡面加入許多詳細的注解。

匈牙利境內的愛國運動自1903年開始風起雲湧,之後達到最高點,巴爾托克也深受影響。巴爾托克原本誤認匈牙利民間音樂即是吉普賽人所演奏的流行音樂,也不認為這些旋律有多不吸引人。直到有一次他在覺利賽普斯塔(Gerlicepuszta)聽到一位朋友的女僕朵莎(Lidi D’osa)唱歌才徹底改變他的想法。190412月他寫信給妹妹愛莎(Elza)表示:「我有個新計畫,準備搜集匈牙利最好的民歌,並且加上最好的鋼琴伴奏,使其達到藝術歌曲的標準。」從此義無反顧地栽進搜集匈牙利民間音樂的工作。

 

巴爾托克與高大宜

 Bartok_with_Kodaly  

巴爾托克於1905年認識高大宜(生平請參見本部落格201012月音月星)後,兩人成為好友,攜手合作共同採集民間音樂,剛開始接觸單純質樸的農民生活時,他們強烈地感受到現實社會的虛偽和腐敗,也開始對「浪漫主義」的矯飾和做作產生反感。巴爾托克曾經說:「從『民間音樂』中,我們學會『簡潔的表達』,並深切體認到應該捨棄不必要的旁枝末節,以更精簡的方式來表達我們想傳遞的訊息。」

 

他們所發表的第一個研究成果,是1906年出版的《20首匈牙利民謠》(Hungarian Folksongs for Voice with Piano Accompaniment),由巴爾托克與高大宜分別編輯成10首鋼琴伴奏,可惜銷售不佳,並未受到世人太多的關注。之後巴爾托克體認到,分析比較鄰近民族的音樂,對於研究匈牙利民間音樂來說是不可或缺的,因此他們兩人帶著留聲機,足跡踏遍羅馬尼亞、斯洛伐克、塞爾維亞、克羅埃西亞、保加利亞、土耳其、北非等地,收集民歌達3萬首以上。他們的主要目的是收集、分析和整理各地的民間音樂,之後並將所收集來的龐大數量民間音樂,進行科學化的比較,分析其結構來源以及變遷,巴爾托克據此寫成3部論著和數篇文章。這些研究對他後來的音樂創作有極深的影響,亦形成以民間特點為主,充滿節奏活力與豐富想像的獨特風格。

 

巴爾托克高大宜與其他音樂家

 Bartok_Kodaly_both sitting  

在音樂採集與研究的過程中,巴爾托克的心境也出現大轉變。一開始,他曾經把「匈牙利國家和人民的福祉」這句話作為他效忠國家民族的宗旨,但隨著民謠的採集,他漸漸地改變了原本狹隘的民族觀,轉而以更包容的心態、更寬廣的格局,來面對這個世界。這也是為什麼,他會在匈牙利音樂之外,開始採集包括斯拉夫民族、羅馬尼亞、保加利亞、甚至是土耳其與阿拉伯民族音樂的原因。他於晚年所完成的6153首鋼琴練習曲集《小宇宙》(Mikrokosmos),更是此種音樂理念與開闊胸襟的具體實現。

 

巴爾托克後來在1918112日於維也納舉行一場歷史性的音樂會,演出其所採集到具代表性的最佳民謠,首度將匈牙利民謠分為新舊二種風格:(1)舊風格:五音旋律下行,為同數目的音節,共四行。(2) 新風格:約自19世紀後半開始,為拱形旋律,反覆。接著又於1924年出版《匈牙利民間歌曲》 (The Hungarian Folk Song),共349首旋律,歸類成新、舊與其它等三種不同類型。

 

 

 Bartok_26  

★☆★☆★☆

巴爾托克《第四號弦樂四重奏》
Bartok :
String quartet Nr. 4 C-major Sz 91

 

創作者介紹

築樂集室內樂團

ourstring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