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zerny_05.jpg  

 

如何能在有限的時間寫出這麼多樂曲?根據英國音樂作家約翰埃拉(John Ella, 1802-1888)在維也納親自拜訪徹爾尼所寫的記載,埃拉很好奇的就是這個問題。徹爾尼微笑地回答:「我在28歲才出版第一部作品,但我寫出來的東西比任何抄寫員還要多,你可以想像,我寫了一千多部還未全部出版的作品,而且從未雇用過抄寫員來幫忙我。」在埃拉面露懷疑之際,徹爾尼帶他參觀書房,書房裡有四張桌子,可以同時進行四部作品的創作,在書房的每個角落,都散落著還沒完成的樂譜。徹爾尼示範他挑燈夜戰工作的方式,他在每張桌子每寫完一頁,就換到下一張桌子接著譜寫,等到在第四張桌子寫完一頁後,又回到第一張桌子繼續譜寫下一頁。這就是徹爾尼近乎機械式的音樂創作工作生活,讓埃拉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徹爾尼或許也是第一位成功將自己的音樂技藝加以企業化的音樂家,而且不必放棄創作非商業性的作品(亦即他自稱的「嚴肅」音樂)。在他生前,包括許多輝煌的鋼琴曲、改編自流行歌劇的主題變奏曲與其他管弦樂曲,都已經順利許公開出版,並且廣受歡迎。而此種商業化的成功,卻也導致許多同時代音樂家對徹爾尼產生偏見與批判。

 

 Czerny_03.jpg  

 

對他批評不遺餘力的人,包括了鋼琴大師舒曼(Robert Alexander Schumann,生平見本部落格20116月音月星),當徹爾尼的《四季幻想曲》(The Four Seasons, Four Bright Fantasies, Op.434)公演之後,舒曼毫不留情的評論道:「很難找到比徹爾尼的想像力更巨大的失敗例證。」這種不盡公允的尖銳批評,似乎在很長一段時間影響了徹爾尼的歷史評價。一直到21世紀,對於徹爾尼評價兩端的現象,才開始有所平復。

 

徹爾尼一生都定居在維也納,與父母同住在一起,在雙親過世之後,則有許多貓咪與他共度餘生。他終生未娶,雖然曾經愛慕過一位女人,據說可能是愛森納赫伯爵夫人(Countess of Eisenach),但徹爾尼採取的是謙謙君子般柏拉圖式的愛情方式,絲毫沒有越軌的舉止言行。徹爾尼為他傾慕的對象題獻了一首《步之詩》(Gradus et Parnassum),上面寫道:「謹獻給薩克森-威瑪-愛森納赫大公夫人瑪麗寶羅娜殿下,卡爾徹爾尼敬呈」

 

愛森納赫伯爵夫人

 

Countess of Eisenach-Borovikovsky_marpavl.jpg  

 

短小的徹爾尼生性敏感,不事張揚,對朋友溫柔和善。但他寧願將自己隱藏起來,以令人難以想像的毅力勤勉工作。只有音樂,是他唯一的樂趣,唯一的志業,以及日常職責和最高理想。如同他的言語令人無可挑剔的簡潔,他的作息與起居也相當簡單,數十年如一日,固定於每天中午出現在迪亞貝利的音樂商店裡,一個戴著金邊眼鏡、抽著圓鼻煙盒卻又和藹可親的小個子。對於自己的一生,徹爾尼寫過一本自傳《我的生活回憶》,在1842年公開出版,對當時維也納音樂圈的活動有深刻的描寫。

 

1854年,徹爾尼的健康突如其來的惡化。起因是他的手臂因為痛風襲擊而腫脹,不得不包裹起石膏消除疼痛,然後痛風與腫脹蔓延到全身,延至1857715日終於在維也納不治而逝世,享年66歲。

 

由於他並無近親,所以在他去世前不久,由他最好的朋友和律師松雷斯納爾(Leopold von Sonnleithner)幫助處理了所有的財產,得款高達40萬弗羅林,依其遺囑轉贈慈善機構(或許是恩師貝多芬耳聾之故,與聾啞照護有關的組織得捐款最多)、他的管家和維也納音樂之友協會。即使罹病且不久於人世,徹爾尼始終積極創作不斷,最後一首獻祭曲與另一首奏鳴曲作品,是在他離世14天前完成。

 

 Czerny_15.jpg  

 

★☆★☆★☆

徹爾尼《華麗協奏曲》
Czerny :
Fantasia Concertante op.256

 

創作者介紹

築樂集室內樂團

ourstring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