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orak_03  

 

已屆不惑之年的德弗札克雖已榮耀滿身,但是還是常覺得有些小苦惱,由於衣食生活所需,違背自己的創作動機而向現實低頭,去迎合時尚需求的例子俯拾皆是。當他感到苦惱之際,愛妻安娜會勸他到外面散步。這時,他會點起一支雪茄,然後信步走進車站去看他自小即酷愛的火車,在車站裡他總是仔細的端詳火車的外貌,然後又觀察車體內部的機器構造,最後帶著喜悅無比的童稚微笑,在輕輕讚嘆聲與口哨聲中滿足的返回住所。所以布拉格的所有的機關車頭,無論是型號或行車時刻表,德弗札克都瞭如指掌,甚至與不少火車駕駛員成為好朋友,偶而沒辦法抽身前往車站時,他也會派學生去幫他看火車並作成記錄,察看班車是否準時入站,若誤點則必須詳查誤點原因回報。同樣基於愛好先進機器的緣由,德弗札克也喜歡上了大汽船。據說在1884年,當他應邀前往英國時,其所乘坐的大汽船,頓時成為他的心愛之物。即使後來赴紐約就任音樂學院院長時,也時常在紐約周邊的碼頭徘徊,並且用心的研究紀錄從不同國家抵達的各類型船隻。迷戀火車與汽船,真的是這位大音樂家非比尋常的嗜好了。

第一次倫敦之行後,更加忙碌的德弗札克在辛勤之餘,經常偕妻子安娜到大姨子約瑟芬夫家柯尼茲伯爵的府邸渡假,府邸座落在布拉格西南方60公里處的威茲夫利,風光明媚。德弗札克非常喜愛這裡的田園景色,後來他也在那裡蓋了一棟別墅,除了受邀任教美國期間,他們只有冬季會待在布拉格,其它時間則幾乎都住在這裡,德弗札克甚至在此地還以養鴿子為樂。

1889
6月,德弗札克獲奧國政府頒授鐵皇冠爵士榮銜,同年稍後,布拉格的查理大學授予他榮譽音樂博士學位。在法蘭克福的舉行演奏會也獲得極大成功。同時由於柴可夫斯基的關係,德弗札克應俄國皇家音樂協會的邀請遠赴俄國,在莫斯科和聖彼得堡指揮演出自己的作品,那裡的觀眾,特別是德國和捷克旅居當地者,反應極其熱烈。

Dvorak_12  

多次訪英的成功,讓劍橋大學在1891年也頒給德弗札克榮譽博士學位。此時布拉格音樂學院提出聘請他擔任作曲學與器樂演奏教授的建議,不過卻遭他拒絕,直到後來才勉為其難的接受。原因據說是因為他與自己長年合作的出版商辛羅克發生爭吵,德弗札克急需現金來支付甫創作完成的《第八交響曲》(Eighth Symphony)的出版,所以才願意任教。

第八交響曲》創作於1889年夏秋之間,在德弗札克的鄉間別墅完成。德沃夏克所有交響曲中,這部作品的內容與他個人牽連最多,也因此最為獨特。與《第七交響曲》激烈衝擊和感傷懸念完全不一樣,此作反映的完全是平靜的心境以及歡樂與自傲的感覺,與德弗札克此時的心境和體驗至為交關。聆賞這部作品時,仿佛可以分享德弗札克直接面對大自然中所獲得的新鮮明朗而愉悅的感受。在樂曲中,德弗札克毫不猶豫地將一直鼓舞和哺育他的捷克民間音樂元素直接聯繫,整部作品蘊藏對鄉土大地與人民及藝術的熱愛之情,音符就像是從波希米亞的原野和捷克民間毫無保留的跳出來似的。除了原野鄉土的情懷,主題也具有史詩般宏偉的氣息,甚至接近永恆的莊嚴,使此作不但具有田園詩般的情調,也兼備了英勇的戲劇性,因此也有人把這部作品喻為捷克的「英雄交響曲」。後一程。

1891
年春天,德弗札克接到紐約國民音樂學院創辦者珍妮特‧莎芭夫人(Mrs. Jeannette
Thurber
)的邀聘,擔任為期二年的音樂院學院長,年薪15,000美元,相當於3萬荷蘭盾(相較之下,他在布拉格音樂學院的待遇僅有年薪1200荷蘭盾),而且每年僅需授課八個月,有四個月長的假期,但也必須每年指揮六場自己作品的音樂會。待遇雖然算是優厚,但德弗札克仍然思考了許久,薪俸雖然讓他大為動心,不過他更在乎的是音樂本身。他聽聞紐約國民音樂學院效法巴黎音樂學院,規模偉大,前景看好,而且對於貧寒天才學生,採取免收學費的培育政策。更吸引人的是,新興的美國,其實是實踐民族音樂最理想的地方。德弗札克也認為旅居美國之後,既可安定生活又有時間創作,還可將自己的作品與捷克民族音樂介紹給新大陸,何樂而不為,也終於同意了這個聘約。

德弗札克與家人在紐約
Dvorak_family_NewYork_1893  


隔年9月中旬,51歲的德弗札克向布拉格音樂學院請了長假,離開捷克,帶著妻子安娜與較長的女兒歐蒂列(Otilie)和兒子安東尼(Antonín)一起啟程前往美國(其他四個孩子只在1893年夏天來美國,一家團圓在愛荷華州的捷克移民村斯比維爾歡度美好時光)。坐了12天的郵輪,抵達紐約之時,已經有幾千人等在碼頭,熱烈迎接這位早已在美國威名遠播的音樂大師。

抵美之後,他開始著手作《F小調絃樂四重奏》,由於心無旁騖,只花了二個星期就完成。旅居美國期間,有人告訴德弗札克,就在愛荷華州東北方,有個叫作斯比維爾(Spillville)的小村,聚集了許多捷克人住在那裏。他立即帶着孩子啟程前去,抵達當地已是次日清晨的七時,他直接找到當地的教堂,進到裡面彈奏起風琴。德弗札克突然的現身,讓當地的捷克裔民眾大為驚喜,他自己也感到如魚得水一般自在,在他停留小村期間,到處都受到鄉親的熱烈款待,備受歡迎。而他,也才知道自己是多麼的思念故土!

德弗札克來到新的國度,原本懷抱著新奇的心態,但不久之後,他觀察到美國這個新的國家,有種種強烈不平等的現象,即使南北戰爭已經結束許多年,他仍目睹黑人遭受歧視、印地安人遭到迫害,而自己對此根本無能為力。另一方面,他也對黑人靈歌和印第安原住民音樂產生強烈的興趣,加上美國蒼勁鮮活、開闊明朗大自然的牽動,濃濃的鄉愁時時襲上心頭,優美的曲思湧現,於是次年他就創作出了自己生平最後的第九號交響曲----e小調《新世界交響曲》,接著又陸續完成op.96F大調弦樂四重奏No.12》(美國)。

Dvorak_10_1897  

★☆★☆★☆

Dvorak : Symphony No. 8
德弗札克《第八交響曲》

創作者介紹

築樂集室內樂團

ourstring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