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avinsky_05  

 

戰爭結束後的1919年,史特拉汶斯基吸收當時盛行的爵士樂元素,寫出由11件樂器演出的《拉格泰姆》。1920年,他又完成了舞劇《浦爾奇涅拉》(Pulcinella),從此致力於旨在恢復古老傳統的新古典主義。就在俄國芭蕾舞團於515首演《浦爾奇涅拉》之後,史特拉汶斯基帶著家人最後一次回到瑞士,68舉家搬往法國布列塔尼的漁村度過夏天,並開始在巴黎尋找能夠定居的房子。法國先鋒時裝設計師也是香奈爾(Chanel)品牌的創始人可可‧香奈兒(Couturière Coco Chanel)聽到這位音樂家的困境,主動邀請他們全家先到她位於巴黎近郊的豪華新建別墅貝兒瑞絲皮羅(Bel Respiro)落腳,而且可以住到他們找到合宜的新居所為止,史特拉汶斯基與家人也在9月中入住。

終身未嫁的香奈兒畢生情史不斷,而她與史特拉汶斯基的激情戀史,始終是人們最感好奇的一段故事。香奈兒對史特拉汶斯基的認識,起於1913年《春之祭》首演之時,因為那時已在時尚界擁有成功名聲的香奈兒也在現場,她非常欣賞史特拉汶斯基的音樂天賦,劇中的音樂風貌也讓香奈兒留下了難以忘懷的印象。不過那一年,香奈兒一心投入事業發展,並與贊助她的富商亞瑟卡柏處於熱戀。直到1919年,亞瑟卡柏在巴黎車禍意外身亡,香奈兒為此曾痛不欲生。次年,史特拉汶斯基流亡到巴黎,在合夥人狄亞基雷夫的引薦下結識了香奈兒。香奈兒因欣賞斯特拉文斯基的才華,因此才大方邀請史特拉汶斯基全家住進她的別墅,讓他可以潛心創作,史特拉汶斯基對此當然感激萬分。

史特拉汶斯基和香奈兒(右二)及友人
Stravinsky_65_Chanel  


然而在天天相處之下,史特拉汶斯基和香奈兒的情感產生化學變化,兩人爆發了熾熱的愛情。這段愛情使史特拉汶斯基恢復了創作的激情,而香奈兒也充分顯露了其敢愛敢恨的女性特質。不為人知的是,那段激烈且難分難舍的戀情,不但間接催生香奈兒經典5號(NO.5)香水,也造就了日後不朽的香奈兒時尚王國。但是這段轟轟烈烈的戀情只維持了短暫的時間,並沒有進一步的結果。在香奈兒的自傳中,她僅用了「一個夏季、欲壑難填、靈感共鳴」短短一句話來描述自己和史特拉汶斯基的關係。如此曖昧的敘述,卻難以平復深藏在內心的感情。從兩人分手後的50年裏,香奈兒一直將史特拉汶斯基的照片放在床頭,也將自己曾送給史特拉汶斯基而又被他退回的鋼琴保留在房內,直至離世。

史特拉汶斯基晚年時和薇拉
Stravinsky_32  


不過,在感情世界中,史特拉汶斯基也非省油的燈,緋聞不斷。他於19212月在巴黎認識薇拉‧巴賽特(Vera de Bosset),她原本已嫁給畫家兼舞台設計師賽吉‧蘇德金(Serge Sudeikin),但與史特拉汶斯基的婚外情,導致她離開丈夫而遠去。史特拉汶斯基在同年5月將全家搬到法國南部比亞里茨附近安格雷,此後一直到妻子卡佳於1939年去世,史特拉汶斯基都過著兩面人的生活----他一方面在南法與家人維持家庭關係,另方面在巴黎與巡演時則與薇拉在一起。卡佳其實對此知之甚詳,但在辛酸之餘對丈夫與其他女人的關係則保持雅量。薇拉日後在卡佳辭世後,成為史特拉汶斯基的第二任妻子。

1920年代,經過長時間的探索,史特拉汶斯基創立了新古典主義,喊出了「回到巴哈」的口號。之後他的芭蕾舞劇創作逐漸減少,而將創作的重心集中到歌劇及室內樂上。並與其他不同類型的藝術家密切交往,其中對其影響最大的是西班牙藝術大師畢卡索。兩人情趣相投,交情至篤。畢卡索常贈畫給他。有一次,他史特拉汶斯基在國外旅行時,將一幅畢卡索為他而作的肖像畫攜帶在隨身行李中,被海關官員發現。畢卡索的抽象畫讓幾位官員顛來倒去不得其解,大為疑惑,猜想一定是一幅經過偽裝的秘密軍事地圖。即使史特拉汶斯基再三解釋也沒有用,乾脆說:「您說得對,是一張圖,本人面部的平面圖。」到最後,這幅畫像還是被忠於職守的海關官員沒收了。

Stravinsky_83  



★☆★☆★☆

Stravinsky: Pulcinella
史特拉汶斯基《浦爾奇涅拉》

 

創作者介紹

築樂集室內樂團

ourstring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