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shwin_20  

 

在古典音樂之外,蓋西文當然也對自己的老本行----舞台音樂沒有忘本,他持續創作更多膾炙人口的歌曲,佳作不斷問世,如1924年的喜歌劇《淑女是善良》(Lady Be Good)、1926年的《喔﹗凱》、1927年的《滑稽臉》(Funny Face,又譯《甜姐兒》)、1929年的《展場女郎》(Show Girl)、1930年的《女孩瘋狂》(Girl Crazy),以及1931年勇奪普立茲獎的作品《為君而歌》(Of Thee I Sing)。此外,1927年創作的《樂隊起奏》(Strike Up the Band),蓋西文後來將他重新取名為《UCLA樂隊起奏》,將它送給洛杉磯加大成為足球隊的戰歌。

但廣受歡迎的代價亦隨之出現,忙碌繁重的工作讓蓋西文幾乎喘不過氣來,他開始感到身體有諸多不適。1928年伊始,蓋西文就隨著一起工作的哥哥艾拉,以赴歐洲巡迴演出的名義赴巴黎休養。抵達花都之後,蓋西文與當時歐陸的許多音樂大師進一步深交,像是拉威爾、史特拉汶斯基和荀白克等人,都在此時與蓋西文成為好友。

Gershwin_22  

蓋西文在歐陸待了半年的時間,讓自己的身體與心情都得到放鬆,也讓他的眼界更為開闊。在歐洲各大城市中,蓋西文對於充滿流行與文化氣息的巴黎感受最好,事實上此時也正是法國印象樂派影響力最深切的時候,他深深愛上這座城市。於是根據當時旅行的印象,蓋西文提筆創作了一首管弦樂經典名曲《一個美國人在巴黎》(An American in Paris),以輕鬆的心情將花都的萬種風情譜入樂曲之中。這首樂曲是在巴黎完成,並且在蓋西文某次前往維也納的路途中進行配器。首演依舊回到紐約,於19281231由達姆羅斯指揮紐約愛樂演出。

此曲在開始時,先以弦樂和雙簧管奏出主題,營造出朝氣蓬勃的境況,彷彿一個美國人來到巴黎,以輕快的步履穿梭在這個城市的大街小巷中。曲中有計程車的響聲,而伸縮號的旋律片段暗示那個美國人走過一個舞廳。然後,單簧管以走路的步伐,吹出第二個主題,獨奏的小提琴突地現身,描繪出一位姣好的年輕女士。可美國人卻抵不住絲絲鄉愁,就在此時,響起了弱音小號所奏出的藍調主題,這個主題亦是本曲中最令人耳熟能詳的旋律。到了樂曲結尾,樂聲響起又讓人聞之精神大振,所塑造出的感覺,確確實實是蓋西文自己緬懷巴黎的情愫顯現。

時年29歲的蓋西文在完成樂曲配器後,曾對這部作品如此說明:「這首新樂曲實際上是一部狂想性的芭蕾舞劇,它以完全自由的方式編寫,也是迄今為止,我所嘗試過的最新型態的音樂。」蓋西文此言不虛,因為《一個美國人在巴黎》出現的樂音與樂器,花樣百出,前所未見,其中最特別的是創造出巴黎城市氣氛的計程車聲響,蓋希文為此在首演前,又專程去了一趟巴黎,帶回4只計程車喇叭,在演出中高聲鳴響以表達出巴黎的氛圍。

Gershwin_15  

在巴黎諸多好友中,十二音列之父荀白克是蓋西文的知音,也是蓋西文所尊敬的前輩之一。他們兩位在音樂理念與音樂表現上完全不同,一位是無調性音樂的先驅,另一位則是旋律流暢的流行歌曲創作家,但兩人卻彼此惺惺相惜維持了一輩子濃厚的友誼。蓋西文曾表達希望,願意拜荀白克為師,不過遭到荀白克拒絕,荀白克對此的回應是:世界上已經有個很好的蓋西文了,實在不需要再多一個欠佳的荀白克。

1933
年,荀白克為了躲避納粹而逃往美國,蓋西文雪中送炭,為初抵新大陸的荀白克提供各種協助,讓荀白克倍感溫馨。荀白克對於蓋西文以流行曲為主的音樂,也橫跨領域加以推崇,他曾此解釋道:「也許我無法知曉,未來的歷史是否會將他(蓋西文)的創意,與約翰.史特勞斯、德布西、奧芬巴哈、布拉姆斯、雷哈爾或是普契尼相提並論,但是我絕對知道,他是一個真正的藝術家。」後來當蓋西文後去世時,荀白克在追悼會上代表致悼詞,他哀痛的說:「音樂不僅是蓋西文的才能表現,而是他呼吸的空氣,是他全部所有的夢想。我為了樂壇的損失而哀嘆,蓋西文毫無疑問的是一位偉大的作曲家。」兩位大師真誠的友誼由此可見一般。

Gershwin_09  

☆★☆★☆★

蓋西文一個美國人在巴黎
Gershwin - An American in Paris




蓋西文《古巴序曲》
Gershwin - Cuban Overture

創作者介紹

築樂集室內樂團

ourstring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