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hler_08  

 

1897年初,馬勒的名聲讓他到維也納工作的事情幾乎確定了,但正式的聘約除了他必須辭去漢堡的職務外,還需要一個特殊的步驟----改信天主教。這一年馬勒於漢堡受洗成為天主教徒,排除身為猶太人的最大障礙,才順利得到他朝思暮想的維也納國立歌劇院指揮的職位。事實上,馬勒原本就不太信仰猶太教,後來也沒成為虔誠的天主教徒,由於缺乏堅定信仰,他對世間的一切懷疑都無法得到解答,因此習於將自己深藏於痛苦與衝突的內心世界之中。所以當他的作品遲遲未受世人理解與肯定之際,即使已擁有備受尊崇的職務,也無法改變他深藏內心的悲觀性格。

維也納當時是世界的音樂之都與歌劇之都,能在這裡指揮歌劇院是馬勒一生成就的頂點。他選擇華格納的《羅恩格林》作為對維也納的首部獻禮,果然大獲好評。馬勒的表現讓他在同年10月被拔擢為歌劇院總監,次年又應邀兼任維也納愛樂管弦樂團指揮。至此,他才總算真正擁有完全自由揮灑的空間,可以自行決定上演的曲目,甚至對旁人的作品任意修改,當然,自己的作品也有較多的上演機會。馬勒對樂團和歌手的要求非常嚴格,不但傾盡全力追求完美,還得要表現出戲劇性與音樂性。一絲不苟的工作態度使馬勒在維也納十年間的指揮生涯達到登峰造極之境。

然而在第一季獲得盛大的成功之後,善變的公眾反應開始轉向,評論界的惡毒偏見與對猶太人的成見又不斷湧現。絲毫不為所動的馬勒,依然我行我素,也繼續維持他在漢堡的習性,每年夏天都離群索居,住進位於沃特湖(Wörthersee)的避暑小屋,在那裡盡情從事「夏日作曲家」的志業。於是一年之中,馬勒九個月的時間管理歌劇院,剩下三個月忘情創作,他的每一部作品就是這樣誕生的。

1900
1901年的冬天,馬勒的《第一號交響曲》首次在維也納演出,沒想到滿場出現噓聲和怪叫,以不受歡迎收場。接下來,他所指揮的許多歌劇陸續遭到無情的猛烈批評,幾乎難以收拾。這些打擊讓馬勒神經緊繃,身心受創,春天剛到就病倒在床,需要長期療養。不甘雌伏的他,於休養期間撐著病軀將《第四號交響曲》全部修訂一遍,還完成《第五號交響曲》中兩個龐大的樂章以及七首美妙的歌曲,其中首是以佛瑞德里希‧呂克特 (Friedrich Rückert) 的詩為詞。

艾瑪‧瑪麗‧辛德勒
Mahler_wife_Alma_02  

直到秋天,馬勒才總算康復回到維也納,但馬上又面臨一連串造謠與誹謗,禍不單行的是《第四號交響曲》在幕尼黑首演時依然慘遭失敗,遭到評論界惡意戲稱其為「瘋狂的音樂」,讓他的心情沮喪到極點。這時,明豔亮麗的 23歲社交名媛艾瑪‧瑪麗‧辛德勒 (Alma Maria Schindler)出現在他的眼前,經過短暫的交往,相差19歲的兩人宣佈在190112月底訂婚,未久就步入禮堂。年輕漂亮的艾瑪出身於富裕家庭,頗具作曲才氣,婚後必須肩挑照料馬勒生活的責任,還得在馬勒作曲上負責協助謄寫樂譜等瑣事。育有兩個女兒的兩人,婚姻其實並不圓滿。特別是到了後來,艾瑪更覺得自己被馬勒所忽視,完全未得到相對的回應,導致兩人的關係非常緊張。

馬勒在1904年夏天完成了富悲劇色彩的《第六號交響曲》,又根據佛瑞德里希‧呂克特的詩歌譜成《亡兒之歌》(Kindertotenlieder)組曲。然而《亡兒之歌》的歌曲儘管好聽,卻不受當時人們的喜愛,因為充滿哀悼之情,讓人深覺聽這些歌曲就像接受死神招引一般的凶兆。

1906年是馬勒待在維也納的最後一年,適值莫札特誕辰150週年紀念,為此他規劃並指揮了一系列的音樂會,總算深獲好評。他已是當世頂尖的指揮家,維也納歌劇院也在他的帶領下達到極高水準。但不幸的消息卻從1907年開始接踵而來,狂暴而無情地打擊馬勒。首先是他被迫辭去樂團的職務,這當然非一日之寒,因為馬勒嚴苛的要求與態度,以及急切不妥協的個性,讓他四處樹敵,沒有奧援。最後,與上司意見衝突成為最後一根稻草,他只好離開讓自己叱吒風雲的維也納。

即使如此,6月間全家仍一如往常前往沃特湖,他最疼愛的5大女兒瑪麗亞‧安娜(Maria Anna)感染猩紅熱,雖全力照料,但好像幼時的悲劇重現,仍挽不回稚嫩的生命,寵愛女兒的馬勒遭受嚴苛的衝擊。持續的緊張和悲哀損害了馬勒的健康,醫生在此時發現馬勒的心臟病變,他被迫放棄所有喜愛的激烈運動,生活習性只好徹底改變。

馬勒與兩個愛女
Mahler_with_daughters 2  

艾瑪與兩個女兒
Mahler_wife_daughters_1906  


1124,馬勒以演出他的《第二號交響曲》向維也納告別,獲得滿堂彩。129在兩百多位親友的送行下搭火車離開維也納。這時,新大陸對著傷心欲絕的馬勒招手,紐約大都會歌劇院提供一份四年合約,邀請他前往擔任指揮,馬勒毫不遲疑地應允。1908年元旦,馬勒第一次在大都會歌劇院亮相,指揮演出華格納的《特里斯坦與伊索爾德》,極獲成功。在繁忙的第一季度演出中,馬勒的表現贏得了廣泛的讚譽,尤其是1908320的《菲岱里奧》。馬勒與艾瑪開始來回新舊大陸穿梭的生活,每年秋、冬季他都在美國指揮演出,剩餘的時間則返回歐陸休息與作曲。同年919,馬勒的《第七號交響曲》在布拉格首演,惟所獲反應平平。

次年大都會歌劇院總監辭職,原本屬意由馬勒接任,但他拒絕了。後來繼任的是米蘭史卡拉歌劇院的總監,一併簽約的還有義大利指揮家阿圖洛‧托斯卡尼尼(Arturo Toscanini),他將分擔馬勒的指揮工作。馬勒不喜托斯卡尼尼的指揮表現,對大都會歌劇院亦感失望與厭倦。

這段期間,紐約富豪家族中有兩位貴婦人十分欣賞馬勒的才能,願意資助馬勒,而且在很短的時間內就募集9萬美元的保證資金。1909331,馬勒終於站在全新的紐約愛樂交響樂團面前擔任首席指揮,並因此提前辭去大都會歌劇院的職務。馬勒的性情在到新大陸工作後顯然已有極大轉變,顯得寬容而重情,因此仍時常回大都會歌劇院擔任客座指揮,最後一次是191035演出柴可夫斯基的《黑桃皇后》。1909年夏天,馬勒回到歐洲,投入到《第九號交響曲》的創作中,並赴荷蘭進行巡迴演出。

19091910年的紐約愛樂樂團的演出季中,馬勒共舉行了46場音樂會之多,可惜內容卻未完全符合美國大眾的口味。他的《第一號交響曲》在19091216於美國首演,卻得到極差的回應,甚至在演出季結束時,讓樂團遭受重大財務損失。但馬勒作曲的功力還是越來越受肯定,1910912,馬勒的《第八號千人交響曲》在慕尼黑首演,動員了三個合唱團共850名歌唱家,170名演奏家與8位獨唱家共同演出,被稱為「馬勒一生最大的成功」。時年50歲的馬勒才真正在作曲上得到盛譽,可惜的是這也是最後一次了,因為之後的作品皆未在他生前公開演出。

馬勒與艾瑪
Mahler_with_wife_Alma  

這時候,馬勒的家庭糾紛仍舊纏繞著他,因為此前不久,他才發現愛妻艾瑪與建築師格羅皮烏斯(Walter Gropius)有染,讓他深受打擊,他在身心俱疲下還曾因此求助於心理大師弗洛伊德。馬勒原諒愛妻的不貞行為,而被丈夫知道婚外情後的艾瑪雖然同意待在馬勒身旁,但與格羅皮烏斯的關係卻也一直持續未斷。(艾瑪在馬勒去世後於1915年下嫁格羅皮烏斯,但僅5年就離婚,1929年又嫁給作家佛朗茲‧衛菲爾Franz Werfel)也許為了在情感上保持優勢,馬勒將《第八交響曲》題獻給艾瑪。

在這一年的夏天,馬勒完成了《第十號交響曲》的第一樂章,以及另外四個樂章的草稿。11月,他在贏得慕尼黑的勝利後與亞瑪回到紐約,籌劃紐約愛樂的新一季65場音樂會。但聖誕節期間,馬勒喉痛,久治難癒。1911221,發燒高達攝氏40度的馬勒仍堅持要完成在卡內基音樂廳的第48場音樂會,這是他最後一次登台,演出結束就倒臥床上好幾個星期,他被診斷出感染鏈球桿菌,在還沒有抗生素的時代,治癒率幾乎等於零。馬勒並沒有放棄希望,他依然談論著恢復演出季,談論艾瑪婚前所寫但被馬勒冷落的歌曲的上演計畫。

48,馬勒一家乘船回到歐洲。抵巴黎後馬勒的病情並未好轉,512又被轉送到維也納,在這個他最心愛也傷他最深的城市,病房裡擠滿各界送來慰問的鮮花。518午夜時分馬勒在彌留間連喊了兩聲:「莫札特!」隨之溘然辭世,享年51
歲,留下未完成的《第十號交響曲》,歸葬於維也納格林清墓園愛女的身旁。

Mahler_24  

☆★☆★☆★

馬勒《第五號交響曲
Mahler - Symphony No. 5



馬勒《第六號交響曲
Mahler - Symphony No. 6

創作者介紹

築樂集室內樂團

ourstring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