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fmann_02.jpg  

 

1888年,年幼的霍夫曼暫時從舞台上消失,父親凱希密爾將全家搬到德國柏林。隨後霍夫曼開始接受較有系統的音樂教育,師從作曲家厄本(Heinrich Urban與鋼琴名家莫茲科夫斯基(Moritz Moszkowski)繼續深造。

到了1892年,正巧在德奧慈善巡迴演出的魯賓斯坦,與霍夫曼再度碰面並答應收他為學生。魯賓斯坦可說是19世紀最受尊敬的鋼琴大師之一,其傳奇的演出技藝,被公認足可與另位鋼琴巨人李斯特相提並論。據稱霍夫曼應該是魯賓斯坦在聖彼得堡音樂學院以外,獨一無二的入室弟子。

1891
年時的霍夫曼()與朋友
Hofmann_14_1891.jpg  

霍夫曼與魯賓斯坦師徒倆,在德勒斯登的歐洲大飯店共上過42堂課,都是由霍夫曼從柏林前來,有時每週還有兩次的會面。一開始的課程包括了10首巴哈的前奏曲與賦格以及2首貝多芬的奏鳴曲。他們的授課方式也很特別,就是霍夫曼自己看著樂譜彈琴,然後魯賓斯坦說明其中的要點,並修正霍夫曼的演奏,並沒有先由老師演示一遍,再讓學生依樣畫葫蘆的那一套。因此在這樣的課程中,魯賓斯坦從來也沒在霍夫曼面前彈過任何一首樂曲。同時魯賓斯坦也不允許霍夫曼將過去已在他面前彈奏過的曲目,再重新彈一遍,他的解釋是自己可能會忘了以前是怎麼樣教導他的,萬一不小心講出另一番不同的道理,會讓霍夫曼的學習陷入混亂不堪的局面。

魯賓斯坦雖然從未彈琴示範,但是卻以大量的音樂會實例向霍夫曼傳遞他對鋼琴藝術的見解。他也帶霍夫曼到音樂演出現場親自體會,如在1892年柏林比切斯坦音樂廳(Bechstein Concert Hall)落成音樂節上,魯賓斯坦讓霍夫曼接連三天聆聽了漢斯彪羅(Hans von Bülow,當時柏林愛樂的首席指揮)、布拉姆斯和他自己的三場音樂會,並且就三位演奏家完全不同的演奏風格做詳細的評論。

在霍夫曼的描述中,「魯賓斯坦非常容易心血來潮、喜怒無常,常常是今天狂熱於某一種概念,隔天又更中意另外一種。但是在他的藝術中,他永遠是邏輯清晰的,而且雖然他意欲從不同觀點尋求解釋,但他總是能切中要害。」

鋼琴大師魯賓斯坦
Rubinstein_01.jpg  

這樣特別的傳授課程延續了兩年,霍夫曼後來在他的名著《論鋼琴演奏》(Piano Playing with Piano Questions Answered)一書中,用了一整章題為魯賓斯坦怎樣教我彈琴的文字來追憶這位偉大的導師,對於師徒倆之間的互動有許多生動有趣的描述。霍夫曼認為,與這位俄國鋼琴巨人的相互關係,可說是他這一生中最重要的一件事,畢竟除了魯賓斯坦這樣的大師,再也沒有其他人能教給霍夫曼更多的東西了。「從那以後我只是自學,因為在師從魯賓斯坦之後我還能再跟誰學琴呢?他那非凡的教學方法使其他任何老師在我看來就像個學究。」霍夫曼回憶道。

1894
年,霍夫曼滿18歲了,也達到當時慈善家克拉克捐款給他的登台公演年齡限制條件。魯賓斯坦將霍夫曼的成年首演安排在這一年的314,地點選在漢堡的交響音樂廳,在他親自指揮伴奏下,霍夫曼彈奏魯賓斯坦創作的《d小調第四號鋼琴協奏曲》。這又是一場嚴厲的考驗因為魯賓斯坦從不准霍夫曼在他們的私人課堂上彈奏自己的樂曲因此這部協奏曲對霍夫曼來說是真正的首演而且在上演前僅排練過一次

然而這並沒難倒霍夫曼音樂會也一如預期大獲成功在演出結束以後,魯賓斯坦依然讚嘆地對霍夫曼說:「你是個好小夥子!」但他卻也告訴霍夫曼,以後不用再上課了,魯賓斯坦說;「我親愛的孩子,我已經把我所知道的關於正統的鋼琴演奏法和音樂創造的知識全都告訴你了。」於是這次回歸舞台音樂會也成了霍夫曼的畢業典禮。師徒兩人分開以後,他們竟沒能再見上一面,因為同年的1119,長期受心臟病折磨的魯賓斯坦,在回到離聖彼得堡不遠的彼德荷甫別墅之後,就與世長辭了。

自此之後,霍夫曼於焉展開他的職業演奏生涯。而終其一生,恩師魯賓斯坦的《d小調鋼琴協奏曲》,始終都是霍夫曼最珍愛也最喜歡的演出曲目。

Hofmann_01.jpg  

☆★☆★☆★

霍夫曼演出魯賓斯坦《第三號鋼琴協奏曲》歷史錄音
Josef Hofmann - Rubinstein Piano Concerto No. 3




霍夫曼演出魯賓斯坦《第四號鋼琴協奏曲》歷史錄音
Josef Hofmann - Rubinstein Piano Concerto No. 4

創作者介紹

築樂集室內樂團

ourstring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