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humann_07_1850.jpg  

 

舒曼初識克拉拉是在18283月,那時18歲的舒曼剛進入萊比錫大學法律系,有一天他應邀參加一場家庭音樂會,有位年方9歲的少女在會中琴技過人,讓在座者莫不驚嘆,她就是克拉拉。後來,舒曼棄法習樂,拜克拉拉的父親威克為師,並且搬進他們家住,他和克拉拉就成了最要好的朋友。他為小克拉拉創造出不少遊戲和謎語,還講鬼故事給她聽。當她和爸爸外出旅行演出時,他也不斷寫信給她,從不間斷的保持聯絡。

舒曼與貴族少女愛娜斯汀的愛情無疾而終後,他轉而被日漸成長而且脫俗清麗的克拉拉吸引住了。掩不住內心滋長的愛意,舒曼終於在1835年的年底向克拉拉示愛,16歲的克拉拉從小就對舒曼心存好感,情竇初開的她對舒曼的愛意也濃的化不開。兩年後,兩個年輕人就計畫要訂婚了。他們的愛情讓老威克非常的不高興,強烈反對他們的婚事。畢竟在威克的調教下,色藝出眾的克拉拉無疑將是樂壇的明日之星,而無法上台彈琴成為演奏家的舒曼,雖然文筆犀利,滿腹理想,但看起來只不過是一個前途茫茫、瘋狂激進的叛逆青年罷了。

色藝出眾的克拉拉
Schumann_Clara_01.jpg  

即使是出自為愛女的後半輩子著想,老威克阻撓兩人婚姻的伎倆還是相當拙劣。他四處散播舒曼的壞話,比如說舒曼是酗酒成癮的男人,極不可靠;又比如說舒曼的音樂遭到許多當代大師的取笑;還對克拉拉表示舒曼生性懶惰,無法照顧妻子等等。威克的詆毀和謠言始終動搖不了克拉拉的決心,纖細而弱不禁風的她對舒曼的愛情堅貞永固,她對舒曼說:「不論遇到什麼樣的狀況,我對你的愛永生不渝。」

兩人幾經波折的愛情,觸動了舒曼多年來的情感,在1838年完成《兒時情景》(Kinderszenen; Scenes from Childhood)鋼琴組曲。那時總是被老威克形容為懶惰的舒曼寫信給克拉拉道:「我最近完成大約30首鋼琴曲,並且從中挑選了13首,取名為《兒時情景》,想必妳一定會為我高興。」

為了進一步阻止愛女與舒曼結合,老威克將克拉拉送到多來斯登,讓兩人無法相見。依照當時的法律,如果沒有取得父親的同意,女兒是不能擅自結婚的。但遇到父親拒絕同意的情況,想要結婚的青年還是可以到法庭提訟,假如法官認為青年素行良好,也有養家的能力,就會判決准其結婚。於是到最後,當舒曼發現他們根本沒辦法改變老威克根深蒂固的想法時,他只好向法院提出訴訟。就在此時,舒曼正好於18402月取得耶拿大學哲學博士學位,這個得來不易的榮譽頗有助於他的婚姻官司,果然法院就在這一年的8月判決舒曼勝訴,舒曼與克拉拉迫不及待地就在9月於萊比錫郊區的舒內弗德鎮完成終身大事。

與克拉拉排除萬難共結連理之後,讓舒曼心情飛揚,也讓他的創作熱情空前高漲,僅在結婚後的一年間,就寫出138首歌曲之多。其中有部女聲組曲《女人的愛與生命》(Frauenliebe und Leben; Woman’s Love and Live)以德國詩人謝米索(A. von Chamisso)的組詩為本,描寫一個女性一生的生活與感受,從年輕時戀愛的激情、結婚的喜悅、生兒育女的感動、成為母親的慈愛,卻在最幸福的當下遇到丈夫驟逝的悲痛,對於主人翁的情感起伏與心理轉變,都有細緻動人的描繪。

鶼鰈情深的舒曼與克拉拉
Schumann_Clara_02.jpg  

翌年,舒曼又轉而致力於交響曲的創作,並在這一年完成了他的第一號交響曲《春》(Fruhlings; Spring),同年3月交由孟德爾頌在萊比錫指揮布商大廈管弦樂團首演。據稱是因為當年受到春天景色變換的觸動而引發了創作動機,另有一說則認為是舒曼讀了詩人貝多格的詩《春》大受感動而寫就此曲。這部作品是舒曼一連串交響樂曲創作的頭部作品,愛妻克拉拉為此留下一段文字記載當時的情況:「今天,羅伯特終於完成交響曲,他通常都在半夜時分執筆創作這部樂曲,甚至為此廢寢忘食。他稱它為『春之交響曲』。」

名聲日漸響亮的舒曼和英才勃發的孟德爾頌此後成為好友,孟德爾頌常與舒曼夫妻往來,布商大廈管弦樂團的定期音樂會上也曾邀請克拉拉演出,極受好評。當孟德爾頌於1843年創辦萊比錫音樂學院時,舒曼理所當然是教師的不二人選,他應邀擔任鋼琴與作曲教授。但是寫作、教學和作曲的工作全擠在一起,過度的勞累讓舒曼的精神狀況日差。他晚上睡不著覺,白天走到樓上就感覺頭暈。舒曼不得已只好把自己的音樂刊物交給他人編撰,並且放棄他在音樂學院的教職,搬到德勒斯登這個比較安靜的城市去休息,希望能恢復健康。

舒曼在德勒斯登住了一陣子後,身心就得到舒緩。這時他又想做一些不同於以往的創作,於是就在詩人羅伯特‧賴尼克所撰的腳本《吉諾維娃》(Genoveva)的基礎上,創作出他此生唯一的一部歌劇。他對這部歌劇的期待頗深,將此鉅作送到萊比錫布商大廈管弦樂團去演出,但不幸的是他的好友孟德爾頌已經在1847年去世了,新任指揮與舒曼沒有交情,雖然承諾演出,卻又多次以不同藉口拖延,始終沒有下文。最後,舒曼在1850年親自到萊比錫指揮首演,當時許多著名的作曲家像李斯特、德加、席樂等都親臨現場觀賞。不過,此劇並未獲得太大的成功。舒曼為此寫信給一個朋友說:「由於夏天暑氣逼人,人們寧可到樹林裏去乘涼而不願到音樂廳裏來。」

Schumann_P_04_Muses.jpg  

雖然稍有失望,舒曼還是繼續從事創作音樂創作,偉大的作品源源不絕。但堪慮的是舒曼的身心衰竭更甚。舒曼在家裏可以享受天倫之樂,他鍾愛的克拉拉總是讓他情緒昂揚,可說是在古今所有音樂家中最疼愛小孩的他,如今已有八個子女,他喜歡與他們一起遊戲,也喜歡聽克拉拉為他們上課。但是他自己的身心健康卻迅速惡化,他的耳朵裏總是不斷有聲音鳴響,甚至有時連聽到常人聞之悅耳的樂音,他的神經都為之緊繃,無法忍受。家族中的精神病史現在正不留情的襲向舒曼,他不斷回想起自己的父親死於精神病,姊姊也是因為精神病而自殺。這個遺傳的病症是他永遠無法逃脫的宿命,也為舒曼與克拉拉如詩如畫一般的幸福生活蒙上巨大的陰影。

1850
年舒曼搬到杜塞爾多夫,應邀擔任樂團指揮。但是身心每下愈況的他,經常在起身指揮樂團時,忘記自己應該進行的事,呆立在指揮台上動也不動,最後樂隊只好不等他起拍,自動開始演奏。於是,管弦樂團的主事者最後只能勸退舒曼離職休養。

喪失基本工作能力的舒曼更加苦不堪言,幻覺與幻聽越來越嚴重。1854年初,他一連七天都在聆聽天使為他所口述的音樂,到了227這一晚,他又被天使和魔鬼交替出現的聲音折磨到無以復加的程度,於是他連帽子也沒戴就出家門,悄悄走到萊茵河橋上往下一躍,跳進滾滾激流之中,企圖了斷生命。不知幸也不幸,正巧經過的船夫發現,他被救了起來。自殺未遂的舒曼已然精神錯亂,在自己的意願下,他送進了波昂的精神病院。克拉拉則為了一大家子人,馬不停蹄的四處開音樂會來維持家中生計。1856729,克拉拉從音樂會中被緊急通知趕往病院,與彌留中的舒曼度過最後一刻。舒曼去世時,年方46歲。

Schumann_10_1853.jpg  

☆★☆★☆★
舒曼《兒時情景》
Horowitz in Vienna Schumann Kinderszenen



舒曼第1號交響曲《春》
Schumann - Symphony No. 1 in B-flat Major "Spring"
I




II



III



IV

創作者介紹

築樂集室內樂團

ourstring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