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honberg_1032.jpg 

 

其實與大多數作曲家一樣,荀白克也渴望自己的作品能得到演出的機會。但由於逸脫傳統太遠,他的音樂作品每每一推出,總是無法避免地馬上面臨強大的敵意。20世紀初期,荀白克每一部作品在首演後總是演變成互相攻訐的醜聞。即使不是因為樂曲風格特立獨行,荀白克的音樂也極難演奏,除了觀眾們都不太能接受之外,大部分的演奏家與指揮家也對荀白克避之唯恐不及,儘量不要去演出他的作品。

荀白克本人對他的音樂倒是信心滿滿,他一直認為自己的音樂將來勢必成為普遍為人所接受的音樂型態,因此他對於演出的要求也極為堅持。他始終認為,對音樂作品來說,只有通過演出展現出來的成果才是千真萬確的,所以演出不能隨隨便便進行,要嘛就必須要有充分的準備,否則就乾脆放棄演出。1913年,作曲家兼指揮家佛朗茲史雷克爾曾威脅荀白克,要取消他某部作品的演出。荀白克不客氣地回信道:「我所期待的並非隨意的演出,而是一場精彩的演出,所以不要猶豫,就請取消演出吧。」

1911
年時的荀白克
Schonberg_1031_1911.jpg 

但隨著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荀白克的音樂生涯也遇到了很大的危機。荀白克曾於1915年短暫應召進入軍隊,隨即解職又回到音樂工作上。1917年又因為戰事吃緊,年已42歲的他又在11月再度被徵召入伍,讓他又被迫放下手邊正在撰寫的作品,重新穿起軍服進入部隊服役。不過即使在整齊畫一的軍隊裡頭,荀白克還是相當顯眼。有一回某個高級軍官一見到他,便瞪著他瞧,隨即問他:「你是不是那個聲名狼藉的荀白克?」他回答:「報告長官!是,因為沒有人想當荀白克,但卻又有人必須是他,所以就由我來當荀白克好了。」

入伍服役的荀白克
Schonberg_1034_intoArmy.jpg 

一次大戰結束之後,荀白克與弟子魏本於1918成立了一個「私人音樂演奏協會」(Society for Private Musical Performances),演出方式極為奇特,聲明謝絕評論家參加,也不事先公佈節目內容,更禁止觀眾鼓掌。而大約在此時,他已經將大部分精力都放在思考新的音樂結構上,所以一直到1921年左右,他的創作量極少。1923年,荀白克完成《5首鋼琴小品》(5 Piano Pieces, op. 23)與《小夜曲》(Serenade, op.24),這二部作品向世人展現了「用十二個音(twelve-tone)作曲的方法」,這是荀白克第一次運用無調性音樂的技法寫曲。同一年,他又完成鋼琴曲《組曲》(Suite, op.25),此為第一部完全用十二音列方法所寫就的樂曲。至此,撼動音樂學界的十二音列技法正式出爐,在荀白克的支持者之間也造成相當轟動的風潮。荀白克所開創的十二音作曲技法,後來被音樂學者稱為「音列主義」(serialism),他的學生也追隨他開始大量運用這種音樂形式展開創作,也立下了廣為世人所遍知的「第二維也納樂派」(Second Viennese School)的根基。

然而好景不常,隱憂已經悄然出現。隨著敏感的反猶太行動逐漸在歐陸湧現,身為猶太人的他也遭受極大的衝擊。為此他更斷絕了與康定斯基長久以來的友誼,因為康定斯基從1922年以來就是威瑪「包浩斯」(Bauhaus)的主要成員,而「包浩斯」當時反猶太的浪潮已然成形。基於同樣的理由,荀白克也拒絕出任「包浩斯」的音樂學校主管。但不幸的事情還在後頭,他的妻子瑪蒂德竟然也在這一年的10月間去世。

作曲課中的荀白克
Schonberg_1002.jpg 

然而荀白克的盛名還是讓他廣受矚目。由於原來的作曲主任普索尼(Ferruccio Busoni)於1924年辭世,荀白克於1925年被任命為柏林的普魯士藝術學校的作曲班主任職務,但出於健康原因,荀白克遲至1926年才正式上任。他在此地所教導出來的優秀學生包括羅伯特哥哈德(Roberto Gerhard)、尼克斯(Nikos Skalkottas)與(Josef Rufer)等。荀白克在普魯士藝術學校工作到1933年,直到那一年納粹上台後,荀白克因猶太人的身分遭到當局強硬解職,於是他只好舉家離開德國而去。

關於荀白克離開德國,有一件軼事,也與他的作品有關。荀白克於1930年譜寫一部獨幕歌劇《日復一日》(Von Heute auf Morgen, op.32),由他續絃的妻子布蘭達(Blonda)撰擬腳本,劇情描述一對結婚多年的夫妻,因性格的差異難以改變而在生活瑣事上日起勃谿。193021在柏林首演後受到歡迎,於是出版商登門造訪,並開出10萬馬克的天價要求買斷版權。對當時一貧如洗,連公寓都租不起的荀白克家來說,這算是一筆驚人的數字。不過,出版商說他們趕著離開柏林,所以只給荀白克夫婦10分鐘作決定。

於是荀白克與布蘭達兩人就到房間裡討論。兩人猶豫了一下,但布蘭達不喜歡出版商施加壓力逼他們作決定的方法,她說:「任何人面對10萬馬克大概都會馬上說『好!』應該幾乎沒有人能說出『不!』吧,所以我們應當說『不!』」於是他們便拒絕了這樁買賣。但沒想到這對倔強到有點莫名其妙的夫妻,竟因為這個別人看來愚蠢的行徑而得救。因為布蘭達後來總是對他人這樣說,當時如果他們換得10萬馬克,一定會和其他人一樣,拿這筆錢去換大房子,購買漂亮的家具,那麼短短3年後面對納粹上台的巨變,他們必定首當其衝,因此是否能如後來一般順利的馬上離開德國,恐怕就在未定之天了。

荀白克一家
Schonberg_1039.jpg  

☆★☆★☆★

荀白克鋼琴曲《組曲》
op.25

Schoenberg Suite op.25 played by Olga Andryuschenko
I



II




☆★☆★☆★


荀白克歌劇《日復一日》

Schoenberg: Von Heute auf Morgen op. 32

創作者介紹

築樂集室內樂團

ourstring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