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ieg_1040_1897.jpg 

 

葛利格身材不高,但長相斯文,舉止優雅,個性恬靜,創作出來的音樂也具有祥和美麗的特質。在成名以後,雖然一直居住在鄉間,卻頗為忙碌,除了創作樂曲,他還是相當活躍的指揮家與樂評人,同時還是一位鋼琴家,為此,他每年都要到歐洲各地旅行演出,演奏自己的作品,所到之處都受到熱烈歡迎。就連美國方面也多次邀請,然而他卻因為健康情形不佳而始終不敢貿然越洋前往新大陸。他與卑爾根愛樂協會也一直保持密切聯繫,並在18801882年間繼承他外祖父的衣缽,出任協會總監的職務。

由於他的音樂成就,他獲得了各國頒授的許多榮譽,除了1872 年入選瑞典音樂院院士外,1883 年成為雷登音樂學院的會員,1890 年獲頒為法國藝術學院的院士,1893 年英國劍橋大學贈與他名譽音樂博士學位,1903 年更獲得一項崇高的榮譽,就是他的半身銅像被放進萊比錫布商大廈音樂廳之中,這項殊榮是對音樂家成就的最高肯定。1903年的春天,葛利格在巴黎錄製了自己的鋼琴演奏,成為最早參與錄音的音樂家之一。這些珍貴的實況錄音直到現在都還可以聽到,甚至已轉拷成CD,讓世人至今還有機會親耳聆聽到葛利格高超的音樂藝術表現。

深受朋友喜愛的葛利格
Grieg_1045_Beyer.jpg 

葛利格生性聰明,機智而幽默,讓他的朋友都很喜愛他。對於許多頒贈給他的榮譽,他也都欣然接受。這些榮譽對他來說如同錦上添花,不過他開玩笑地寫信對朋友說道:「在旅行箱中放上幾枚勳章和獎章是必要的,因為海關官員看到這些東西時,態度總是一百八十度大轉變,對我畢恭畢敬。」還有一次,謹慎而溫文有禮的柴可夫斯基前去拜訪友人,沒想到在那裡巧遇布拉姆斯,精力旺盛但有點粗魯無禮的布拉姆斯與柴可夫斯基的個性正好完全相反,兩個人話不投機,場面於是變得相當冷清甚至有些尷尬。就在此時,葛利格夫婦也進來了,一剎那間,像是帶進了晨曦的陽光一般,原本冰冷的局面馬上恢復生氣,所有的人都感到愉悅起來。原本小心翼翼的柴可夫斯基也被葛利格迷住了,開始暢談他是如何喜愛葛利格的音樂。用餐時,葛利格坐在布拉姆斯與柴可夫斯基中間,三位名滿天下的作曲家竟然坐在一塊,布拉姆斯更是像個小孩一樣的緊握著一罐草莓醬喋喋不休,成為一幅前所未見的難得畫面。

葛利格伉儷情深
Grieg_1026_Nina_1906.jpg 

葛里格對故鄉的喜愛與深情可說眾人皆知,在他60歲生日時,曾在公開演說時表達自己對故鄉的感恩「我的素材都取自卑爾根以及周圍的一切,這裡的自然美景、人民生活、市政成就、以及各種活動都給予我靈感。我嗅著北海碼頭上令人興奮的氣味,我確信我的音樂一直都蘊含著鱈魚的風味。」

其實葛利格的健康狀況一直都不甚好,長年為肺病所苦,只是他從未將自己的病痛顯露於外讓友人知曉。1907 年他應英國方面的邀請前去訪問,然而當93才抵達卑爾根就不幸在旅館中去世了,享年64歲。他生前最後一句話是:「好吧,如果非如此不可的話。」在他逝世幾天後的99挪威政府為他舉行了莊嚴的國葬典禮,向這位畢生奉獻於挪威民族的作曲家致上最崇高的敬意。當天至少有3萬到4萬人主動上街參加他的葬禮,當送葬隊伍通過的街道時,沿途的房子都披上黑紗悼念,挪威人民懷念他,因為他使得挪威的情感與挪威的生命,存在世界上每一個有音樂的地方。


的葛利格
Grieg_1044_1907_Oslo.jpg 


鄭京和演奏葛利格第3號小提琴奏鳴曲
Kyung Wha Chung plays Grieg violin sonata No.3

I



II



III

創作者介紹

築樂集室內樂團

ourstring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