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hms_1001.jpg 

 

到了1876年,布拉姆斯除了交響曲和歌劇之外,幾乎其它什麼體裁的音樂都寫遍了。不寫歌劇是因為他毫無興趣,儘管他不時嚷嚷說他要寫一部,卻從來沒有人將這話當真。但是之所以沒有寫交響曲,則是因為他太小心翼翼了。寫交響曲對布拉姆斯來說,是如此神聖的一件事,就算是朋友們都不斷地催促,可他就是難以下筆。和同時期作曲家的處境一樣,擺在布拉姆斯面前的正是貝多芬《第九交響曲》這個可怕的夢魘,如果無法超越這部經典之作,那不如不要寫還好些。

終於,就在這一年布拉姆斯誕生了他的《第一交響曲》。其實他從構思以來已經花了許多年的時間,只是他從來不急著讓這部作品完工。以貝多芬來說,當他在布拉姆斯44歲這個年齡時,已經創作出9部交響曲中的8部了。而被公認是貝多芬接班人的布拉姆斯,竟直到這把年紀才交出第一部交響曲作品。「寫交響曲可不是鬧著玩的事兒。」他總是這樣回答不時催促著他快寫交響曲的朋友。他說:「只要聽著貝多芬這樣偉大的巨人的腳步聲就在你身邊響起,那種沈重到喘不過氣來的壓力,真的不是旁人所能想像到的。」

庭院中的布拉姆斯
Brahms_1007.jpg 

《第一交響曲》一面世,歐陸音樂圈很快地就將這部作品與貝多芬的交響曲相提並論,尤其是這部作品的最末章節有個主題與貝多芬《第九交響曲》中的〈歡樂頌〉主題有些近似。後來出任柏林愛樂首席指揮的作曲家漢斯‧馮‧彪羅(Hans Guido Freiherr von Bülow)甚至激動地宣稱-布拉姆斯的《第一交響曲》乃是貝多芬的《第十交響曲》。布拉姆斯對彪羅這句話雖說又愛又恨,但多少受到鼓舞,於是一發不可收拾,第二年就寫出了《第二交響曲》,之後傑作是一部接一部地問世。例如1879年的《小提琴協奏曲》,1881年的《降B調鋼琴協奏曲》,1883年的《第三交響曲》,1885年的《第四交響曲》,1887年的《小提琴與大提琴二重協奏曲》。還有大量的鋼琴曲與藝術歌曲,也在《第一交響曲》之後一一出現。

不過隨著布拉姆斯步入老年,他的性情與外表都越來越古怪,待人也越來越刻薄,變的幾乎不修邊幅的布拉姆斯,很多人都說讓他們望而生畏,敬而遠之。就算是一直都讚頌布拉姆斯,將他當成神人般的彪羅,也因為布拉姆斯的冷漠而終與他決裂。原來彪羅應邀率領麥寧根樂團前往漢堡擔任布拉姆斯《第四交響曲》的首演任務,沒想到布拉姆斯在計畫首演前幾天就自己跑到漢堡,並親自指揮漢堡樂團先演出《第四交響曲》。彪羅聽到這個如晴天霹靂般的消息後,氣到拒絕帶領樂團前往漢堡,接著更辭去樂團指揮的職務,以示嚴重抗議。彪羅不是唯一一個與布拉姆斯斷交的好友,對布拉姆斯向來大力支持提攜的姚阿幸,因為與妻子離婚,布拉姆斯就再也不與他往來。反正他總是憤世嫉俗地自行其事,從來不理會他人的感受。

晚年布拉姆斯
Brahms_1023.jpg 

布拉姆斯喜歡散步,那怕是在壞天氣裡走路,他也能自得其樂。即使到老年,他還是維持著這樣的習慣。因此他認識鄰居所有的小孩,所有的小孩也都認識他。每次散步的時候,他都會在口袋裡裝滿糖果和餅乾,一邊走路一邊逗弄鄰居的小孩們。小孩都知道他的習慣,在他經過時就會跟在他身旁,然後他會將滿握著糖果或餅乾的手高高舉起,引得一大票小孩為了拿到糖果餅乾而此起彼落地跳來跳去,他才會哈哈大笑將獎品分送給其中幾個小孩。這樣的場景,可能是他晚年僅剩的歡樂時刻。

散步中的布拉姆斯
Brahms_1027.gif 

終生未婚的他,雖然大家都認為是因為他心中有個克拉拉‧舒曼,不過他確實有幾次戀愛經驗,但都在感情逐漸親密之際逃走,甚至在即將與他人結婚前夕後悔而無好結果。對此,布拉姆斯有次對擔任記者的朋友威德曼(Joseph Victor Widmann)說:「我錯過了機會,當時我很渴望有個家庭,但又無法為妻子提供那些我自認為很重要的東西。」他越說越激動:「當我歷經失敗之際,我孤伶伶地走進自己的房間,雖然不可能因此感到高興,但至少我不必面對妻子那種焦慮,詢問式的眼光,或者送來一句『又失敗了!』的關切話語,那樣我肯定會失控的。畢竟一個女人愛上藝術家,或者成為他的妻室之後,就算她百分之百相信她的丈夫,她也不可能有信心認定她的丈夫有成功的把握。而且,如果她出言安慰我,一個妻子憐憫一事無成的丈夫,我的天啊!我怎可能受得了!」

不管如何,歲月不饒人,布拉姆斯也逐漸老去。當克拉拉‧舒曼在1896年過世,對他來說簡直是沈重的一擊。從他一生中最後創作的作品《四首嚴肅的歌曲》(Vier ernste Gesänge, Four Serious Songs)的音符裡,可以想見他內心的哀傷。不多時,厄運也找上布拉姆斯,他罹患了肝癌,當年布拉姆斯的父親就是因為肝癌而去世,因此他體會到自己時日無多,身軀日漸消瘦,朋友們見到他都感到很難過。最後病魔終於擊倒了布拉姆斯,粗壯結實的他一輩子從沒躺臥病榻那麼久。189737,他掙扎地下了床,拖著病體去聽漢斯‧李希特(Hans Richter)指揮演出自己的《第四交響曲》,並接受觀眾熱烈歡呼喝采。這是布拉姆斯最後一次出現在公眾場合,不到一月個後的43,他接到死神的召喚,撒手人寰。

布拉姆斯的墓地
Brahms_1003_Grave.jpg 

卡拉揚/柏林愛樂 演出 布拉姆斯《第一交響曲》
Karajan - Live In Tokyo '81 - Brahms Symphony 1,

I - I

I - II

創作者介紹

築樂集室內樂團

ourstring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