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tter_Anne_Sophie_27.jpg 

 

「音樂展現給我們的是生活中一切高於名利的事物,音樂是我們可以改變這個世界的捷徑。沒有任何其他工作能夠像音樂這樣給我極大的樂趣,也沒有任何音樂上的考驗曾令我感到困難。」
——安‧蘇菲‧慕特

安‧蘇菲‧慕特無疑是當今最負盛名的小提琴家之一。站在舞臺上的慕特,無論是她那迷人的琴聲、瀟灑的動作,還是她那亮麗的外表與飄逸的金髮,都足以令全世界樂迷為之傾倒。在這次訪談中,慕特不僅講述了自己的童年、學習小提琴的過程、與卡拉揚的交往等人生重要的經歷,更道出了她在結婚生子,以及喪夫再嫁後對音樂與人生深一層的認識與感悟……

Mutter_Anne_Sophie_31.jpg 

10
歲時,“再次強烈感覺到我想成為小提琴家”

問:您最初是怎樣開始學習音樂的?為什麼選擇了小提琴而不是其他的樂器?

慕特:我清楚地記得在我五歲生日時,我內心有一種非常強烈的願望,就是希望能夠學習小提琴,但當時父母並沒有認真考慮我的願望,在我五歲半時他們讓我學習鋼琴,但我不喜歡鋼琴。由於我的不斷堅持,他們最終不得不同意讓我學習小提琴。在童年時代,我聽的第一場音樂會是大衛‧奧伊斯特拉赫演奏的布拉姆斯奏鳴曲。那時我六歲,剛開始拉小提琴。大衛‧奧伊斯特拉赫的舞台表演極具個性魅力,觀眾們都像被催眠了一樣。至今,這幅畫面仍經常出現在我的腦海裏。

問:請談談您的兩位老師吧。

慕特:我的第一位老師是著名小提琴演奏家、教育家卡爾‧費萊什的學生
洪尼伯格。她為人隨和,尤其喜歡小孩。我當時幾乎每週有5天上午都和她呆在一起。她為我打下了扎實的技術基礎,同時她也讓我體會出音樂本身帶來的快樂,在追隨她學習的這四年當中,我主要練習了克萊斯勒以及其他一些類似的曲目。

問:我曾看過您在九歲時演奏克萊斯勒《中國花鼓》的錄影,您當時的演奏是出於直覺本能還是已經有了一定的理解?

慕特:的確如您所說,九歲時的演奏更多還是出於一種本能。本能對於音樂的理解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它也為你的演奏設定了一個限制,最終你還是需要通過學習,通過不斷地練習和教育來提高自己。但如果沒有本能,沒有一個對旋律背後的情感的整體理解,一個音樂家是永遠不可能去表現音樂的。
不幸的是在我十歲時,我的第一位老師去世了,之後有九個月我沒有老師指導。那時我得決定是繼續學習還是放棄。也就是在那時,我再一次強烈地感覺到我想成為一名小提琴家。因此我必須要再找到一個老師。
當我師事
艾達史都基後,她開始讓我學習一些別的曲目,讓我演奏莫札特和貝多芬的作品。艾達史都基幫助我形成自己的演奏風格並督促我自己去思考,該怎樣去詮釋每一首樂曲。我跟她學了八到十年時間,在這麼短的訪談時間內,我很難講清楚從她那兒都學到了什麼,但最根本的是我的琴聲的表現力被更大的豐富了,而且我還學會了如何開始獨立思考。

Mutter_Anne_Sophie_24.jpg 

13
歲,結緣卡拉揚

問:有才華的音樂家很多,但還需要有很好的機遇,您非常幸運地在事業的最初階段便遇到了指揮大師卡拉揚。想聽您講述您和卡拉揚的第一次相遇的經過。

慕特:那是30多年前的事情了。l976年8月24日,當時在瑞士的琉森音樂節,我進行了我第一次的世界性音樂會。這場音樂會引起了在場觀眾的巨大迴響,之後所有的人都在談論我當時的演奏,這些議論也被傳到卡拉揚那裏。
此後不久的一天,我接到了卡拉揚打給我的電話,他邀請我去他面前演奏。我記得那是8月份,當時我非常緊張,我不敢去他跟前演奏,我害怕如果表現不好就會完全地失敗。這時我感覺非常無望,就跟卡拉揚撒了個謊說我要先去度假,等我度假回來再給您試奏。但沒想到他居然一直在耐心地等著我,最後一直到了12月11日,我不得不去柏林演奏給他聽,因為我已經再沒有任何藉口推託了。
12月11日早上9點,我就到了,本來應該是約定1O點鐘到的。當時卡拉揚和樂團的團員都已經在等我了。我感到從來沒有過的緊張。當時我對他有兩個印象,首先我感到他有一種不同尋常的氣質和威嚴,同時我也覺得他看上去很慈祥,甚至是有點靦腆並且很和善,當然這與媒體中所報導的是完全相反的一種形象。
卡拉揚問我想演奏什麼,當時我13歲,我知道的曲目也很少,所以我說想演奏巴哈或者莫札特的協奏曲。他說:「好啊,你可以拉《夏空》。」我就到了臺上演奏,前後大概有20分鐘,他一直沒有打斷我。拉完《夏空》,當我停下之後周圍一片死寂,當時有些柏林愛樂的團員也在場。隨後卡拉揚問我能不能再演奏一些莫札特的協奏曲,我就演奏了,之後我就不知道該幹什麼了,我就把我的琴放在琴盒裏然後步回大廳去等待審判的結果。
當我回來後,我永遠不會忘記當時他跟我說的那句話:「我非常希望能夠在明年的薩爾茨堡音樂節上跟你合作。」當時我真不敢相信,一整天我人都像在飛翔一般,那感覺就像是在做夢。於是我人生中不可思議的30年就這樣開始了。卡拉揚影響了我的一生,我一直在追求他的風格、他的奉獻、他的激情,他在作曲家們面前的謙遜,甚至是他的理想。關於理想,卡拉揚曾經說過一句精彩的話:「如果你已經實現理想了,那說明你把理想定得太低了。」

問:卡拉揚去世至今已經近20年了,他給你一生帶來什麼樣的重大影響?

慕特:於我來說,卡拉揚不僅僅是一位指揮家,他對我一生的影響是非常巨大的。我不能忘記他是我人生中的一位導師,一位引路者,是他把我帶入了廣闊的音樂世界裏,並給了我很大的自我個性發展空間,同時他也對我所演奏的所有曲目進行指導。他的激情已經點點滴滴融入到我的生命之中,並且改變了我許多

Mutter_Anne_Sophie_20.jpg 

愛不會因為一個人肉體的消失而停止


問:1990年代,您結婚並做了母親,後來又失去了丈夫,這一切的經歷與變故對您的音樂有著什麼樣的影響?

慕特:我覺得做母親對一個女人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一個女性懷孕,然後突然一個孩子就來到人世,這是一個生命中的奇跡。我的兩個孩子是上天賜予我的最好禮物,我對生活的設想因此而徹底地改變了。雖然我還繼續演出,但是我不會再做長時期的旅行演出,這是為了儘量避免離開孩子時間太長,這也是為什麼我大概有七八年沒有到亞洲來演出的主要原因。現在孩子長大了,我就可以帶上他們一起去旅行。
結婚六年後,我不幸失去了第一個丈夫,儘管我不想再談論這件事情,但我想說,經過這件事使我懂得了應該更加去感激生活。愛是永恆的,愛不會因為一個人肉體的消失而停止,他在我心中永遠佔據著一個特殊的位置,我會永遠愛他!

問:您和普列文大師的結合被譽為是國際樂壇的佳話。

穆特:普列文為我創作了一首小提琴協奏曲,這也成為一段非常浪漫的故事。1990年代,他已經開始為我寫曲子了。音樂家之間的相互欣賞也成為我們關係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我非常欣賞他的才華。我從他身上學到了很多,尤其是對於節奏的把握。當我和他一起進行莫札特鋼琴三重奏錄音時,他對句法做了一些類似爵士樂的變化,使音樂充滿了流動的、前所未見的特點,這些部分竟然相當能體現莫札特的個性特質。(按:慕特與普列文於2002年結婚,但已於2006年離婚)

問:說到莫札特,我知道莫札特和您一生的演奏有著不解之緣。

慕特:我生平第一次聽到莫札特的作品是《魔笛》,當然還有他的小提琴協奏曲,是大衛‧奧伊斯特拉赫的演奏。我還記得他演奏的莫札特是那樣高貴,那樣美妙、純粹。我第一次的莫札特作品表演是9歲的時候和瑞士的一個交響樂團的合作,後來就是1977年和卡拉揚在薩爾茨堡音樂節,從那時起莫札特就開始成為我每天生活的一部分。莫札特是我內心深處的作曲家、伴隨我成長的作曲家,他總是在我事業的緊要關頭等待著我。

問:您在2000年紀念貝多芬誕辰230周年和2006年紀念莫札特誕辰250周年時,都用了一整年的時間四處巡演他們的作品,這樣做是為了什麼?

慕特:因為其中還有許多的東西等著我們去發現。有空時,我總是喜歡到貝多芬在波昂的故居造訪,在那裏我可以研究他親手譜寫的奏鳴曲手稿,我還可以看到他那個時代的書信與文件,在那個時刻你可以深深感受到貝多芬所具有的特別精神力量。
與2000年世界巡演貝多芬奏鳴曲不同,這次你所看到的2006年世界巡演莫札特的節目單可說只是冰山的一角,還沒展露全貌。其實我對於莫札特奏鳴曲和鋼琴三重奏的準備從幾年前就開始了。我的感情融入了我對莫札特的熱愛,有很多理由足以讓我為他進行這樣的奉獻。我個人從莫札特音樂的演奏中一直學到很多東西,比如你能用一種純潔謙卑的心去面對現實的世界。

問:您認為當今許多演奏家在演奏莫札特時最缺乏的是什麼?

慕特:如今的演奏方式大多過於媚俗而缺乏典雅、純粹和質樸。莫札特的音樂如同X光一般穿透靈魂,然而年輕一代通常不願以一種較嚴肅的態度來面對他。他的音樂一直被看成是相對簡單的音樂—而人們更為關注的則是華麗的演奏技巧。其實演奏莫札特更重要的不是音符的數量,而是演奏人與樂器之間的相互作用,還有演奏者在想法上的步步發展。如果說有一種音樂可以帶我們更加接近上帝,或者讓我們具備更超凡的存在,我想那必定是莫札特的音樂,莫札特的音樂是永恆的,莫札特也是永恆的!

Mutter_Anne_Sophie_17.jpg 

音樂是生命中的一個小宇宙,比生命更美麗


問:您對未來的事業有怎樣的期待?

慕特:在未來的音樂會中,我會增加當代音樂演奏的分量。打從20年前開始,我就對當代音樂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我本來就不是一個活在過去的人,我更願意向前看並放眼未來。當代音樂是我們現代生活中的一面鏡子,我會持續去擴充我的演出曲目,也想引導觀眾更多地接觸到這類新型的音樂語言。我們不能永遠生活在過去,我們需要帶來一些令人感覺到新鮮的東西,這也是我接下來的十年當中會一直堅持的,這也許算是一種有些瘋狂的舉動吧。
對我而言,畢竟在我五歲半時就決心要成為一名音樂家了,當然那時我主要是受到小提琴這件樂器的吸引,而且我對於音樂的力量非常的著迷。音樂對我來說是一件上天恩賜的禮物,如果你信仰神的力量,音樂就能夠讓我們創造出神聖的東西來。音樂展現給我們的是一切高於名利的事物,音樂是我們可以改變這個世界的捷徑。音樂是生命中的一個小宇宙,她比生命更美麗在過去的三十年當中對於我自己能夠一步步創造出這種可能性,我心存感激!

摘自陳 立 編著,《音樂家訪談錄》,新星出版社, 2009年3月3月出版.

慕特談布拉姆斯小提琴奏鳴曲
Anne-Sophie Mutter: Brahms Violin Sonatas

 

慕特/卡拉揚 維瓦第 1號小提琴協奏曲1樂章
Mutter/Karajan - Vivaldi - Spring mov1: Allegro

  慕特/卡拉揚 維瓦第 1號小提琴協奏曲2樂章
Mutter/Karajan - Vivaldi - Spring mov2: Largo

慕特/卡拉揚 維瓦第 1號小提琴協奏曲3樂章
Mutter/Karajan - Vivaldi - Spring mov3: Allegro

創作者介紹

築樂集室內樂團

ourstring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